当前位置: 币圈 / 头条新闻

区块链

为什么实体经济最须要区块链?

发布于: 2018-08-20 22:00


元道 | 世纪互联数据中心创始人、通证派开创者


 

区块链产业正在进行“动力切换”,它从草根和边缘开始,一定会进入主流。主流的上市公司,主流的资本,主流的人才,都会聚集到这个蓝海战场里。

不久前,在中国工程院、科学院院士参与的会上,第一次公开提到了区块链,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也对区块链有了明确指导:“深入研究区块链技术应用,打造产业集群”。

产业集群肯定不会只是一家公司,不仅只在一个垂直领域里,将会有很多的垂直领域来拥抱区块链。

我最近也是反反复复在思考两个事情:一个是从互联网去想区块链,一个是从区块链去想互联网。

区块链是不是互联网的颠覆?

我觉得,与其说是颠覆,不如说是一个全面的继承。区块链是互联网基础上的一次承上启下,它是全面继承了互联网成果后的创新。

如果在技术上再深入一点解读,是怎么继承的呢?

在互联网世界的水平面上,大家看到很多改变我们生活的互联网平台;但是,在互联网的水平面以下,是看不见的基础设施和基础资源。

过去20年,在每一个伟大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完美产品体验的背后,也不断构建互联网平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也是护城河。护城河,重点在两件事上:一个是数字身份,一个是金融支付。

如果这两个核心能力被拿出来,让它下沉,沉到水平面以下,让它变成一个开源、开放、共建、共享的基础设施,这又意味着什么?

第一个,这些能力被继承,不仅继承,还变得更加透明,更加开放了,所有程序员都可以直接使用这些代码。

过去在互联网平台,这些最核心的能力都是私有协议,是看不见的。代码看不见,你不能修改它,不能直接针对代码操作。这些能力下沉后,变得更加公正、公平、公开。公开、是公平、公正的基础,没有这些代表核心能力的软件代码的开源、就不会有新一轮的创新。

第二个,既有的核心能力公开透明后,互联网巨头和创业草根在区块链新世界里大家都回到同一条起跑线上,巨头的优势“暂时“归零了,开启了新一轮的创业蓝海。一场基于开源代码的伟大社会实验开始了。

区块链又如何进一步加强互联网?

共识,这个词是区块链新世界的高频词。共识都是“自下而上”,很多程度上都源自于自组织和无中心。

互联网的底层协议是TCP/IP,这个协议本质上是人类IT文明的第一个共识,是“点到点信息交换”的共识,基于这个共识,全球自下而上、共建共享的互联网重要性超越了“自上而下”的电信网络。

顺其自然,区块链就是继TCP/IP之后的第二个共识,是“点到点的价值交换”的共识。当然,这个共识比互联网的共识要复杂得多,数学、密码学的区块链节点,远远比互联网的路由器节点要更复杂。

今天的互联网,幕后英雄是互联网的基础协议、IP地址、AS号码、全球域名系统和全球根服务器运营,它们默默无闻地支撑着全球互联网的运营。这些最基础的资源和最基础的能力,都是不能被某一个机构所独有独占的。

因此,不管哪个互联网巨头或电信巨头,谁都不能去控制全世界所有的IP地址,不能控制全世界的域名解析,不能控制全世界的根服务器运营。

那么,应该怎么运营呢?就是社群机制。它是多利益关联方,不管你是互联网用户,互联网平台,互联网技术,互联网监管者,都参与到多利益关联方的治理中去。

所以,在过去20年,互联网所有地方都讲社区,但是有一个地方用了“社群”这个词,这就是ICANN和IETF,因为这些地方不能垄断,要保证公开、公平、公正。

如果这个事情承上启下,今天区块链新世界就要从互联网学习,把互联网平台公司核心能力拿出来:开源、共建共享;重新建立一个更大范围的治理,只有这种自下而上的社群治理才会有全球更广泛共识。


2018年是真正公链的元年,前面只是铺垫。


这个世界不会被一个或几个公链所垄断控制。我心目中的公链世界纵横交错,有水平的,有垂直的。为什么需要这么多公链呢?

在PC时代,Windows控制了全球;在移动智能时代,安卓、IOS控制了全球手机;在公链时代还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我觉得一个公链就代表一个共识,如果人类的共识是丰富多彩的,那么公链也一定是多姿多彩,可以“小而美”。当然共识之上还会有共识(共识之共识),就会出现跨链,多链,很多新一代多利益关联方的一些模块和协议,就会孕育和诞生公链共同体。

任何一个应用,如果是一个有刚需的应用,它就可以成为凝聚共识的起步,成长出来的不仅仅是一个互联网平台,它会长出一个包含了治理和自金融一体化的通证经济,甚至是通证经济体。

治理是具有一定的社会管理职能的一个体系,治理完全不同于管理。有人说目前的区块链是匿名、绝对自由的无政府状态,
 这是一种严重的认知误区。

公链之公,是指公心、公道、公平。公链的机制,固然是要防范少数人的黑箱操纵,但不应该以“密码学的暴政”取代之。

人的问题,最终要由人来解决,因此公链也要引入治理机制。
 
杨东教授一直呼吁,区块链除了是自由的自金融平台之外,还是强大的监管和治理平台,监管部门颁布一个智能合约,效果胜过千军万马。这是公链发展非常重要的一面。

每条公链都是一个独立品牌区块链新世界,它在这个世界里以通证建立数字经济。通证,就是凝结密码学精髓的人类共识符号,全球流通。

区块链新世界的每个用户都会面对着两个群:一个是链群,一个是社群。

刚才讲了,区块链社群不是互联网社区,两者有着本质区别。我们说全球华人、华语社区,但是基督教是社群。

用这个观点来看,真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就像竹子,用了4年的时间,仅仅长了3cm。在第5年开始,以每天30cm的速度疯狂的生长,仅仅用了六周的时间就长到了15米。


最需要公链的地方,就在实体经济。

公链会在最需要的地方产生,实体经济是公链成长最好的土壤。中国的实体经济不是缺设备,不是缺技术,而是缺一套有效的产业协作机制、缺大规模协作的自治组织体系和有效的激励(负激励)体系。
 
一个好的产业背后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自治协作系统,我们看实体经济发达的日本和德国,这两个国家的实体经济都不是依靠政府的中心化组织,而是通过很多民间的行业协会、通过自下而上和自治的方式进行协作协同。
 
以中国制造业为例,不是没有好的生产能力,但为什么大多数企业依然挣不到钱?我们已经能够实现高效的信息互联互通,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企业被库存压垮?

核心就在于产业协作机制过于传统,产业链的每个环节相互不信任,实体经济的资金成本高,交易成本高。

如果能基于区块链未来信息基础设施,基于全球一体化的密码学基础设施,用好通证来打造新一代数字经济,实现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低摩擦、低交易成本。

主流产业、主流公司、主流的人才一定会很快加入这个蓝海。绿色环保、智能制造、普惠金融、小微经济等等,所有这些主流的行业都会去拥抱区块链的社群和链群。

像环保这样的大型产业链条中,既有公益组织、也有政府行业主管、设备厂商、消费者和贡献者等等。怎么进行大规模的协同?

百链竞发,公链共同体的到来就顺其自然了。而每一步的协同都能形成阶段性的共识,让这个共识符号在全球流通,这就是通证。

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区块链可不可以没有币?

加密数字货币起源于比特币,它的目的就是作为互联网支付的货币。而 token 是怎么来的呢?

区块链的 token 被广泛认识,归功于以太坊及其订立的 ERC20标准。基于这个标准,任何人都可以在以太坊上发行自定义的 token,这个token 可以代表任何权益和价值。现在用 token来作为代币权益证明进行 ICO是一个普遍的做法。

由此认识到,加密数字货币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 token。

区块链是新世界的后台技术,而通证是新世界的前台经济形态,两件事情完全独立,两件事情同样伟大。

我坚持“区块链 通证”两手同时抓。同时,对于通证及加密货币,应该一分为三地来看待:
 
其一,这是一种科技的力量在推动,把互联网应用层的私有协议和独享能力,下沉到区块链底层变成用户无条件就可以拥有和享受的公有能力,TCP/IP 开源和开放协议的结构性拓展,这绝对是科技进步,这是创新的力量。任何时候,信仰科技、实践科技创业创新都应该是理直气壮,相信党和政府一定会支持的。
 
其二,关于监管和法律,主要针对的是那些初心不正的人,如果你想发“三无”空气币,想通过区块链诈骗,这跟通过卖假货、行骗、诈骗的本质是一样的,当然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其三,关于价格,这个问题本质是由供需决定的,是市场驱动的。无论是币还是证,我买的时候是1块钱,现在变成10块,这跟供需有很大的关系,也跟发展阶段有很大的关系。

简单说,更多人拥抱区块链,供应增加后,币证价格自然就回归理性了。

没有通证不会有区块链,更不会有区块链产业。这是硬币的两面,一面是区块链,另一面是通证。

只是,大多数的人把主要关注力都放到了价格暴涨和各种暴富的传奇上,而通证的真面目被掩盖了。

有一个新概念在萌发,叫“Token Economy”,翻译过来就是“通证经济”。

什么叫通证经济?就是把通证充分用起来的经济。我觉得这是真正核心的东西。通证为什么那么重要?通证经济为什么能够带来新一轮数字经济革命?为什么通证可能会引发实体经济的又一次大升级?这才是关键问题。

这个问题需要更多人的讨论和分析,我这里介绍我的几点思考。

第一,供给侧,通证的供给充分市场化,高度自由,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机构都可以基于自己的资源和服务能力发行权益证明,而且通证是运行在区块链上,随时可验证、可追溯、可交换,其安全性、可信性、可靠性是以前任何方式都达不到的。所以每一个组织和个人现在都可以很轻松的把自己的承诺书面化、“通证化”、市场化。这是人类社会从来都没有的能力。

第二,流通速度,这是个关键。区块链上的通证可以比以前的卡、券、积分、票快几百几千倍的流转,而且由于密码学的应用,这种流转和交易极其可靠,纠纷和摩擦将成几百几千倍的降低。如果说在传统经济时代,衡量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是货币流转速度,而在互联网经济时代衡量一个国家、一个城市发达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是网络流量,那么在区块链 经济的时代,通证的总流通速度将成为最重要经济衡量指标之一。当我们每个人、每个组织的各种通证都在飞速流转、交易的时候,我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将完全改变。

第三,价格发现。由于通证高速流转和交易,每一个通证的价格都将在市场上获得迅速的确定,这个就是通证经济的看不见的手,它比今天的市场价格讯号要灵敏和精细几百几千倍,它将把有效市场甚至完美市场推到每一个微观领域中。

第四,通证应用,也就是围绕通证的智能合约应用。仅此一项,就可以激发出千姿百态的创新,它创造的创新机遇、掀起的创新浪潮,将远远超过先前计算机和互联网时代的总和。

基于这四点认识,我坚信通证是将我们导向下一代互联网新经济的关键。

区块链产业怎样发展,有三条不同路线。

第一条路线,就是把区块链当成分布式账本,升级版的分布式数据库。

走这条路线的人,认为区块链最大的价值在于降低商业摩擦,让本来就是产业里领先的企业,用分布式账本技术彼此之间共享关键数据,从而使得商业信任得以传递,大幅度降低商业摩擦。

这条路线最大的特点有两个,第一是通证可有可无,第二是只改革,不革命,不搞产业颠覆。你原来是老大,以后还是老大,而且因为效率提升了,你老大的位置更稳。

但我说,不用通证,就相当于把区块链的功力废掉了九成。

不跟通证结合的区块链,就是被阉割的区块链,其颠覆性和威力大幅度下降,不过瘾,没意思,只不过是一个升级版的企业数据库技术,你们技术社群自己关起门来讨论就好了,犯不上这么多人来玩。

第二条路线就是源自密码朋克运动的那条路线,强烈的叛逆,强烈的理想主义。

就像搞暗网、搞丝绸之路的那些人,用数字加密货币匿名交易各种东西,即使被不法分子用来买卖毒品、军火,雇凶杀人,也认为这是保护自由必须付出的代价。但
在中国这种人不多。

这条路线有一个衍生物,就是所谓币圈,在中国超级繁荣。

虽然币圈表面上关注的就是数字货币的交易和价格炒作,百分之百的逐利,但是深入本质,你会看到这个圈子其实是建筑在理想主义的基础之上的,他们相信数字通证有着不证自明的价值,我信,故它值钱。

他们觉得数字通证不一定要有内在价值,不一定要有应用场景,更不一定要有政府支持,只要市场上能够买卖,就说明它有价值。至于泡沫、炒作、风险、欺诈、传销,在价格不断上升的时候,这些都无所谓。他们发的“币”经常是面向PR的,没有明确的应用场景,更没有强大的业务资源来落地,今天用不起来,将来也没有用起来的计划。

如果说第一路线认为通证可有可无,那么第二路线就把通证当成一切,甚至对它的实用性和内在价值都不在乎。

我得承认,第二路线里有很多的实践是正确的,比如发币,比如上交易所,获取流动性溢价等等。但是这条路线与现行体制和法律之间的对抗姿态,实不可取。
 
第三路线,就是我倡导的通证派路线。

归纳一下,通证派的路线,就是强调通证在区块链创新中的核心地位,让区块链发挥它最大的威力:运行通证。

与此同时,我们要求通证有内在价值,有明确的应用场景,能够快速流通,尽可能容易的上市交易。

我认为通证派路线是区块链产业发展的正道,既能够获得政府和社会的支持与肯定,激发各行各业甚至整个社会无穷无尽的创新与颠覆,同时又能够完全规避币圈炒作的一些弊病。

我鼓励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创业者从通证的角度出发来考虑创业创新路线。不一定要搞一条链,然后说你的技术有多先进,比比特币、以太坊快多少多少倍,所以你的币可以很值钱,这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应该把重点放在通证上,发行一个怎样的通证,其经济系统如何设计,如何让普通用户有更方便的使用体验,如何跟企业的传统系统对接等等。

通证派的路线,我相信是能够给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最大益处、最小负面影响的路线。


通证经济如何开始行动?

2018年,我们沿着通证经济到通证经济体、最终到公链经济体展开一系列实战行动。

这些行动基于两个基石:一个是开放社群,一个是开源代码。我们的一个行动专项代号叫SPEAR。

第一个字母S,Secure,代表安全的区块链协议;

第二个字母P,Personal,代表每一个人都会参与到区块链新世界,人人挖矿,人人发证,甚至未来走向人人公链;

第三个字母是E,Edge,代表边缘节点,精彩在边缘的未来信息基础设施,包括5G的边缘计算节点和微型基站;

第四个字母A,Applications,代表应用驱动,垂直领域的产业驱动,任何一个细分产业,医疗健康、协同制造、绿色环保,每一个产业都会成为公链蓝海中的一个主力部队;

第五个字母R,Revolution,代表一场伟大的社会实践,代表基于开源软件代码、开放社群、自下而上的伟大社会变革。

最后,站在民间机构,从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的角度对国家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第一,旗帜鲜明支持中国公链发展,就像支持核心芯片和操作系统;

第二,公链 实体经济,大力推动新一代数字经济集群产业;

第三,从通证经济提升到通证经济体,最终推动公链经济体的联合发展。


本文源自元道先生的讲演,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关注本号,与更多先行者同行,求胜于未知。




欢迎扫码关注:l3381397825(联系微信)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44271.4179834
柚子eos价格:34.7456790722
以太坊价格:1989.28057502
etc价格:89.2685169182
本文地址:http://biiquan.com/article/39551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